杭州千里马汽车租赁有限公司
官网域名
http://hzqlm.eb.cn
好产品,一看就知道
品质源于对每个细节的关注
阿拉斯加冬季攻略 | 越冷越要去北方:极光下的冰雪世界
发布日期:2019-10-07 03:00:12    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:远夏在路上    浏览量:7

好消息!

这篇阿拉斯加冬季攻略,本来上周就该和大家见面的。但11月30日安克雷奇以北突发7.0级地震,我们于是推迟了原定的推送,决定先观望一下当地的受灾情况。

作为地震多发地区,阿拉斯加的准备果然相当充分。虽然公路和铁路都有受损,可震后仅仅过去五天,抢修工作就基本完成,现在交通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。所以远夏可以放心地告诉大家,这个冬天的阿拉斯加不会受到本次地震影响,一切旅游项目都照常运营。

阿拉斯加的季节与别处不同,夏秋短暂而冬春漫长。十月起,冰雪开始覆盖城市与荒原,直到来年五月才会融化。由于高纬度大雪封山昼短夜长,冬半年相对是旅游淡季。不过随着近几年极光游升温,冬天的阿拉斯加也越来越热闹。

漫长的冬季里,每个时段有着不同的旅游重心。

极光季从九月秋天开始,一直到来年四月初结束。(之外的时间由于极昼,夜晚的天空不够黑暗。)一般来说,十一月前雨雪天相对多些,十二月起气候更稳定晴朗。

冰雪活动(狗拉雪橇、冰钓等)开始得更晚。通常在感恩节前后,河流湖泊才能彻底封冻。因此十月至十一月中是有点尴尬的季节,秋天已经过去冬天刚刚到来,树木秃了却还没盖上新雪。

自驾观光则很取决于日照长度。假如在圣诞新年造访,只有几小时的阳光,开车走不了多远天就又黑了。假如想多体验白天的风景和户外活动,二月初以后会有更充裕的时间。

极光:冬季的重头戏

冬天造访阿拉斯加,最重要甚至是唯一的目标,当然就是极光。

极光受太阳活动影响,每晚的强弱不同。科研机构定期发布专业的极光预报,级数越高极光越强。随着极光年渐渐过去,太阳活动减弱,6级以上的极光已经越发罕见了。4-5级每月会有两三天,爆发时光芒漫天闪烁,甚至能照亮地面。2-3级相对是常态,在阿拉斯加肉眼可见,长时间曝光可以拍到。如果只有0-1级……那还是抓紧补补觉吧。

另一个限制因素是天气。假如满天阴云,背后的极光再强也是白搭。如果租了车,且能接受灵活的行程,可以考虑临近再订酒店,哪里晴天就赶去哪里。有时,往更远离极光带的南边走走躲开云层,会比留在北边看被遮挡的极光效果更好。

具体去哪里看,理想的极光点要满足两个基本条件:其一是远离城市光害,确保夜空足够黑暗;其二是视野开阔,四周不受建筑物和树木遮挡。费尔班克斯周边有几处专门开发的极光小屋,收费提供热饮和暖气。假如想拍摄认真的极光照片,最好能避开人群并选择合适的前景,例如建筑物或雪山。

冬天看极光尤其辛苦,这让策略更加重要。该什么时候出门?哪里有好看的前景?如何追光能更舒适?合理计划能大幅节省有限的体力,确保自己不错过最精彩的一刻。尤其在假期有限的情况下,短短三四天的行程里,更得留意等待极光的诸多技巧。

在远夏的极光攻略2018年,我们还能不能看见极光?中,我们详细推荐了阿拉斯加各地的16个极光观测点,同时解读了各种极光预报的使用方法。关于极光的一切疑问,都可以在那篇攻略里找到答案。

冬季专属难题:飞哪里和要不要租车

一个在后台经常收到的问题:该飞去安克雷奇还是费尔班克斯?

放在其他季节,答案无疑是安克雷奇。毕竟阿拉斯加最大城市,飞往这里的航班远多于费尔班克斯,很多南面的景点也都要从这里出发抵达。

但在冬天,这个问题确实值得犹豫。

费尔班克斯被称为”极光首都“,阿拉斯加最好的极光观测点都在它周围或更向北的地方。安克雷奇附近虽然也能看极光,但纬度偏南,绿色蔓延到头顶的几率更小。因此对于多数游客,费尔班克斯都是冬季必去的目的地。

假如行程较短,从费尔班克斯飞进飞出是效率最高的选择。假如时间更充裕,想在极光和冰雪活动之外安排些观光,那么走安克雷奇也很方便。两城之间的公路网是冬季观光的精华所在,而且一般安克雷奇的机票和租车略便宜些。

另一个常见问题是:到底租车还是不租车?这指向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玩法。

租车的行程更自由,每天可以依天气体力决定安排。尤其若想认真拍摄极光,大多构图上佳的观测点都只能自驾前往。阿拉斯加冬季的路况,其实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可怕。路政部门的效率很高,只要不是正在飘鹅毛大雪,路面很快就会铲干净。市内如此,主要公路也一样。我们曾在三月租了辆三厢小轿车,一周行驶1000多英里畅通无阻。

不租车的话,抵达后的行程就要依赖当地旅游团。害怕在冰雪路面上自驾的游客不少,于是很多公司或私人导游提供单日或多日的全包服务,直接从酒店接送。有半夜的极光游,也有小飞机+中巴车的观光游……我们没参加过类似项目,所以无法在此推荐。酒店前台通常有宣传册,也可以请老板帮忙介绍。

Eric:两城都想去又不愿开车,不妨考虑安克雷奇和费尔班克斯之间的火车。每周一班,周六北行周日南行,偶尔在周中加开,单程$200/人。

Lyra:两城间交通飞机更便宜高效,单程一般$60-100/人,但很少有游客乘坐——毕竟火车风景好了太多。

作为次次租车的自驾党,我们自然更推荐纯粹的自由行。没车确实寸步难行,即使大城市有可用的公交系统,在瑟瑟寒风中步行和等车也不是太愉快的体验。从经济角度考虑,租车和参团的费用相比会便宜一些。所以只要车技尚可,我们还是建议租车游玩。

攻略末尾,我们总结了冬季雪地驾驶的一些经验,分享给小伙伴们。

Fairbanks

费尔班克斯地处内陆,气候干燥寒冷。除了极光,冬季这里的热门活动都是与冰雪相关,其中最有特色的是狗拉雪橇和冰钓。

在阿拉斯加,狗拉雪橇是一项专业运动。没有现代机械的年代,人类年复一年靠着雪橇犬,才得以在北方的冬天旅行。如今,烧汽油的雪地摩托早已成为了冬天的主要交通工具,但仍有很多人以训练狗拉雪橇为业。个中精英参加专业比赛,稍逊一筹的狗会服务游客,拉着人在雪地里撒欢跑上几圈。

冰钓则是本地人喜闻乐见的冬季娱乐。简易版在冰上凿个洞,垂下鱼钩和鱼饵就可以等猎物咬钩了。更高级的会在湖面上搭个木板房,中间打洞旁边开着暖气放着音乐,看起来相当闲适。当然,零下二十多度的天气里,人是无论如何都得裹成粽子的。

冰雪活动之外,费尔班克斯周围也有些景点可以游览。首先是市区西面,阿拉斯加大学内的博物馆Museum of the North。里面充满极地风情,有很多萌萌哒大型哺乳动物标本,还有当地地质、文化的各种展品。是个值得一去,但错过也不必遗憾的地方。

早9点至晚5点开放,周日闭馆,门票$14/人。

市区北面路边的Pipeline Visitor Center,是个可以近距离接触阿拉斯加输油管的地方。从北冰洋边开采出的原油经由这里,一直运到太平洋边的港口登船,再送抵美国本土精炼。输油管归联邦政府管辖,上面贴着巨大的FBI Warning禁止攀爬,小伙伴们不要搞事情哦。

向东自驾二十分钟的North Pole小镇,是传说中的”圣诞老人村“。当然了,这里最初其实只是个公路旁的普通小镇,后来更名为North Pole(虽然甚至连北极圈都没到),并逐渐开发了圣诞老人相关的旅游和纪念品生意。镇上的邮局在十二月异常繁忙,世界各地的人把贺卡寄到这里,请邮局盖上North Pole邮戳再转寄给亲友。纪念品商店就在高速边巨大的圣诞老人像下面。

费尔班克斯附近有几处温泉,其中开发最完善的是Chena Hot Springs,离市区一个半小时车程。隆冬里,顶着满脑袋冰碴泡温泉是这里的招牌体验。度假村提供住宿,但温泉以及旁边的冰雕博物馆也可以单独购票进入。不过据说这里近年来生意太好,以至于服务质量和态度急剧恶化。

Anchorage

从安克雷奇出发,开车向北两小时到Talkeetna小镇,或向南一小时到Girdwood,可以坐飞机观光雪山和冰川。前者一般是螺旋桨小飞机,会从空中进入著名的德纳利国家公园,接近北美最高峰。后者则是直升机,会在附近的冰川上短暂降落。

飞机观光价格不菲,通常每人$300以上。冬季游客较少,预定一般不难,但行程很容易因为天气而取消。

Lyra:在Girdwood有全美最著名的雪场之一Alyeska。滑雪爱好者不妨留一天来吸吸阿拉斯加的粉雪。

安克雷奇东北两小时车程的Matanuska Glacier是另一个寒冬好去处。这是阿拉斯加最容易抵达的冰川之一,冬季不能自助上冰,但可以在向导带领下去徒步,每人$100。假如运气好,冰川上会有足够人进入的巨大冰洞,是徒步全程的亮点。

阿拉斯加冬季游客和向导都少,很多景点和项目是有人来就开门,没人来就关门的状态。建议提前打电话确认预定,直接赶去偶尔会吃闭门羹。好处则是时间灵活,几乎全是私人团,想几点开始几点结束都能商量,不像夏天只有定死的时段。

Denali

到了阿拉斯加,怎能不一睹北美最高峰德纳利的真容?

冬季,是与大山(Denali在当地语中的意思)合影留念的好时节。阿拉斯加的夏天降雨频繁,太平洋上飘来的水汽被山脉阻拦,形成的云雾总是围绕在山峰周围。七八月的旅游旺季,前往德纳利国家公园的游客,三分之二甚至不能见到山尖露面,只能带着想象失望而归。但冬春时节的阿拉斯加天气晴朗干燥,远在几百英里之外都能看到地平线上的雪山。

国家公园此时仍是封山状态,但门口的访客中心全年开放。如果天气合适,公园会清扫路面,允许游客一直开车到公路15英里处,眺望远处的阿拉斯加山脉。即使天气不理想,公路也会通到3英里处。

雪橇犬的狗舍正在这里。在德纳利国家公园,从九月末到来年五月,狗拉雪橇是管理员巡山的主要交通工具。有人会问,为什么不用雪地摩托?公园里都是荒野,方圆几百英里毫无人迹,若雪地摩托出了故障,彻底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。即使到了今天,在极端环境下最值得信赖的,还是兢兢业业的雪橇犬们。

狗舍和访客中心一样,每天早8点至下午5点开门。不过狗狗们时常在山里执行任务,那样就只能看到生病的伤员们啦。

公园游客中心并不能看到北美最高峰,想与雪山合影要沿路南行。连接安克雷奇和费尔班克斯的Parks Highway旁边,有两个视野开阔的观山点,分别是Denali Viewpoint North和Denali Viewpoint South,路过千万不能错过。冬季,停车场里没人铲雪,得把车停在路边步行进入。

前面写到可以坐小飞机看北美最高峰的Talkeetna小镇,这里同样可以远望德纳利雪山。观山可以去小镇尽头冰封的河面上(也是个看极光的好地方),或者小镇往外五分钟车程路边的观景台。但Talkeetna离雪山比较远,假如不是为了小飞机或极光,就不必专程绕进来了。

Dalton Highway

冬季的阿拉斯加,我们最念念不忘的永远是北方的北方——通向北冰洋的道尔顿公路(Dalton Highway)。

它长达414英里,被BBC誉为世界最危险的公路,全为北冰洋边的Prudhoe Bay油田而建。油田全年无休,意味着四季都有十八轮重卡,经这条公路把补给源源不断地运往北冰洋。它全程原本大半就是土路,冬季更冰雪覆盖,对驾驶技术是极大的考验。

对游客来说,顶风冒雪踏上道尔顿公路是挑战,但挑战背后也有着巨大的奖赏。公路从费尔班克斯出发,跨过北极圈,在高纬度的苔原上一路向北。在我们自驾十几万公里的旅途中,这里既有独一无二的风景,又有无限的辽阔荒野,始终是令人魂牵梦绕的一段路程。

当然了,冰天雪地之下一路开到终点北冰洋的游客并不多。更多的人选择到北极圈66度34分的纪念碑,公路中途的极光胜地Wiseman,或244英里处的Atigun Pass就掉头折返。SUV是必备,虽然有人在春季开三厢小车挑战Dalton Highway,但极易打滑陷车,严重不推荐。

Lyra:我们去年十一月试图挑战道尔顿公路全程,但半路遇到了能见度几乎为零的暴风雪,只好无奈调头返回。等到再有机会,一定要完成这个计划!

如果不想自驾,当地旅游团可以带游客到北极圈纪念碑合影留念,然后看看极光返回,不失为一个省事的选项。也有从费尔班克斯出发前往公路中点的Coldfoot小镇,一程飞机一程坐车的套餐。

Eric:普通租车公司的车辆没有雪胎,而且按合同不得驶上道尔顿公路。当然,我们听说过很多人(包括我们自己),开着这样的车上路并平安返回,也没有任何问题。但假如发生事故,租车时购买的保险全部失效,损失只能自负,需要谨慎判断风险。在费尔班克斯,有特种租车公司专门做道尔顿公路的生意。他们的车有雪胎,而且允许驶上土路,但价格也略高。

远夏专门写过道尔顿公路:远征北冰洋 | 世界最危险公路自驾指南,里面有我们一年三季造访这里的详细记述和攻略。

Other Highways

道尔顿公路之外,阿拉斯加的最美风景也无处不在。公路们常被游客忽略,却是我们旅行中不变的情结,而阿拉斯加尤其满足了我们对公路的全部热爱。

在人烟稀少的北国腹地,一条公路沿山势蜿蜒伸展,切开莹白的雪原和雪原上的幽蓝色阴影,在凛冽的寒风中,自有一种迷人的沉静。踏上阿拉斯加的土地,就快快忘掉“景点”二字吧。常在人口密集的地方旅行,到了阿拉斯加会很不适应:怎么景点这么少?

在这里,公路边的每座山峰与每个湖泊,抬眼望去都是明信片般的风景。若是上车睡觉下车拍照,不到目的地不睁眼,在阿拉斯加实在是种罪恶。没人会竖起蹩脚的指示牌,说这座山是天神坐过的凳子,那座山是地神打架的锤子,仿佛眼前风景不加注脚就失去了价值。阿拉斯加的美不需要解释。睁大眼睛慢慢地看,北方的辽远壮阔会在某个瞬间忽然来袭,一击即中。少了人类的牵强附会,这才是最纯正的自然之美。

冬季来到阿拉斯加,除了遥远难行的Dalton Highway,偏南的四条主要公路Parks Highway、Richardson Highway、Glenn Highway和Seward Highway也各有千秋。如果有时间,一定不要错过这片”A“形的路网。

Parks Highway连接着安克雷奇和费尔班克斯两大城市,是阿拉斯加最繁忙的一段公路。它与德纳利国家公园擦肩而过,全程陪伴北美最高峰。如果运气好,还能看到艰难觅食的几只驼鹿,在黄昏里穿越而过。

从安克雷奇到国家公园路况都非常好,再向北到费尔班克斯的一段冰雪略多。

Richardson Highway则人迹稀少。这是阿拉斯加的第一条公路,与仍在运行的输油管平行,从费尔班克斯一直通向海边港口Valdez。经过三岔口Delta Junction(真是个贴切的名字)小镇时,别忘了拐进东南方向的游客中心,瞻仰下阿拉斯加(非官方)州鸟的塑像——两只巨大的蚊子。

从这里到已无人居住的Paxson小镇,是公路全程最美的一段。一侧是冰河,一侧是壁立千仞的悬崖,北国冰雪的压迫感显露无疑。再继续向南走过Glennallen岔口后,Willow Lake边可以遥望美国最大国家公园Wrangell-St. Elias,三座四千米以上的雪峰在冰湖对面一字排开。

写到的四条公路里,Richardson Highway相对路况最差,一些阳光照不到的阴影处有暗冰,需要格外小心。

Glenn Highway与Matanuska River河谷相伴,穿过Chugach和Talkeetna两条山脉。晴朗的黄昏,公路东端一段笔直的下坡正对着被夕阳映红的雪山,隐约有种纪念碑谷的壮阔感。向西到公路90英里前后,有若干个供人停车拍照的观景台,可以看到南侧的Matanuska冰川。

由于相对靠南,而且几乎全程都有阳光直射,Glenn Highway冰雪较少。

Seward Highway是最容易抵达的一条公路,从安克雷奇通向海边的港口Seward,其中靠北的50英里格外好看。与前面写的Richardson Highway类似,公路一侧是陡峭山崖,一侧是水——只不过这里的水不是内陆河流,而是插进大陆的一条海湾。冬季,水面上漂着大块的浮冰,随着海流缓慢移动。终点的Seward小城夏季繁忙,挤满了游客、渔夫和船员,春天却是空山寂寂四顾无人。

这条路同样路况极好,几乎没有冰雪。

Tips:冬季阿拉斯加实用攻略

首先是关于自驾。针对没什么雪地经验的小伙伴们,我们专门总结了阿拉斯加的冬季自驾攻略,常年在雪天开车的老司机大可略过:

第一,缓刹车,缓加油。最危险的往往不是城际间的大路,而是市内的小街,尤其商户的停车场。这些地方车流密集,压烂的雪泥冻住后异常湿滑,踩刹车一定要慢。起步也是同理,切忌像加州司机那样一变绿灯直接大脚轰油门。即使是四驱SUV,我们也有几次在路口红灯时打了滑,幸好速度够慢才没有追尾。

第二,谨慎信任GPS,不要抄小路。在阿拉斯加,各大主路都及时清雪,小街则不一定。偶尔,GPS或手机地图的算法光顾着最短距离,把人指向一条积雪齐膝深的小巷。假如觉得不对劲,务必及时调头。

第三,小心进入路边停车区。开车看到好的风景,肯定想停下来拍照。阿拉斯加的公路边,隔不远就有宽阔的停车观景点,十分贴心。但即使主路干爽,路肩上也可能有一层厚冰。一定要提前打灯刹车减速,再缓缓拐入停车区。切忌按夏天的习惯,高速进入停车区再刹车。

第四,谨防电池掉电。费尔班克斯的停车场都有电源插座,过夜的车辆接上插头就可以保持电池通电,避免早上打不着火。安克雷奇租的车一般没有插头,但除非遇到极端低温,较新的车一般不至于掉电。假如真的发生了状况,找旁边的旅馆、饭店借根Jumper Cable就好,出租车也收费提供打火服务。

Eric:某些商店的停车场出口是个大坡,冬天无论如何都上不去怎么办?答案是转一圈,多半有另一个坡缓的出口。我们有次晚饭出来,跟一个结满冰的陡坡较劲了十几分钟,才发现停车场对面的出口没有坡。

其次是关于装备。有小伙伴咨询,冬天去阿拉斯加有哪些必带的物件,我们整理了如下几类:

第一,上身多穿几层,每层不要太厚。我们的策略,是里面穿干爽的速干T恤,再套一件保暖的抓绒,外面依次是薄羽绒服和冲锋衣。阿拉斯加室内普遍热得丧心病狂,最好一进屋就脱衣服,出门再穿。

第二,下身注意防风。看极光时,我们一般会穿抓绒裤+滑雪裤,后者挡风的性能相当重要。不过白天可以只穿一层裤子,不然进餐厅吃顿饭就满腿是汗。尤其司机,长途开车时裤子太厚很不舒适。

第三,带齐各种配件——帽子、围巾、手套等。帽子和围巾越毛茸茸越好(动物皮毛最为保暖),手套最好不怕脏,因为车上肯定糊满了泥水。

第四,考虑买暖宝宝。这个神器在各大超市均有售,尤其贴进鞋里能大幅提高耐寒力。

第五,最好穿登山鞋,高帮更佳。总免不了偶尔趟雪,高帮能尽可能避免袜子弄湿。登山鞋的另一个好处是防滑,不容易在冰上摔跟头。一些妹子喜欢穿雪地靴,脚感确实暖和,不过多数雪地靴鞋面不防水鞋底不防滑,走在雪上要格外小心。

第六,准备多余的电池。寒冷天气里相机掉电很快,拍极光时尤甚。其它电子设备同理,手机依赖症患者建议准备充电宝。

Lyra:相机在户外使用后,要先装包再拿进温暖的车内,否则镜头起雾结霜,至少十几分钟用不了。

Eric:下车时建议把手机放进贴身的口袋,在外裤兜里很快就会冻到关机。

彩蛋:汪汪汪

冬季里阿拉斯加最盛大的活动,非一年一度的Iditarod狗拉雪橇大赛莫属。

在狗拉雪橇界,这是分量最重的一项赛事。参赛者(Musher)驾驶16条雪橇犬组成的队伍,从安克雷奇一路跑到阿拉斯加西海岸(就是对着俄罗斯的那面)的Nome,全程大约1000英里,用时8-13天不等。

每年三月的第一个周六,赛事会在安克雷奇市区举行盛大的起跑仪式。因为雪橇犬不能在硬地上奔跑,否则容易受伤,本已清扫干净的路面这时要重新铺上白雪。2017年我们正巧在现场,10点钟起跑,我们8点多就赶去占位置了。

参赛的选手都是专业队伍。培育一队优秀的雪橇犬要花费数年,而第一名的奖金高达7万5千美元。狗狗们跑着辛苦,后面拖着的人也不轻松,Musher必须全程站立控制队伍行进。长达8天以上的赛程中,他们只有两次8小时和一次24小时休息,其余时间若想停下,便是以成绩为代价。漫长的赛道,考验的既是耐力与体力,更是智慧与策略。

在安克雷奇的起跑只是象征性的,真正的比赛会从更靠北的Willow出发(如果附近雪不够多,就改去费尔班克斯)。即使是仪式,起跑线前的狗狗照样跃跃欲试,在发令枪响前躁动不安狂吠不止。一旦出发,它们立马进入百分百的专注状态,伸出长长的舌头大口喘气,在城市里的人工雪道上玩命飞驰。

Eric:2016年,安克雷奇降雪太少,城里扫出的积雪甚至不够铺满起跑的街道。无奈之下,组织者只好从花钱费尔班克斯用火车(火车!!!)运来几车皮雪,才让比赛顺利举行,可见阿拉斯加人对Iditarod的爱有多深。

因为是起跑仪式,71名选手每隔两分钟依次出发,让每个Musher都有巡礼全程围观群众的机会。所到之处,兴奋的人们大声鼓掌喝彩,还可以伸手与Musher击掌,祝他们全程好运。

Lyra:我们站在大风里冻得瑟瑟发抖,觉得奔驰而过的71个人和1000多条狗,个个都是值得膜拜的大神。

与Iditarod同期进行的,还有阿拉斯加的冬季狂欢节Fur Rondy,活动的重头戏在Iditarod出发的当天下午。狗狗们跑过之后,一队驯鹿被牵到市区的雪道上,与奇装异服(或者不穿衣服)的人们一同赛跑。当然,它们跑得可比人快多了。人们尖叫着躲避“高速公鹿”,有的还伸出手摸摸圣诞老人的座驾。站在路面观看的我们,简直笑得直不起腰来。

Eric:邪恶的人们一边和驯鹿赛跑,一边当街叫卖着Reindeer Sausage,不知它们闻到肉味会不会有些物伤其类呢?

关于远夏

Copyright 版权所有 ©某某实业有限公司 power by LTD.com
技术支持 认证官微 举报反馈
官微互链: 凯雅建筑装饰工程 | 中国电信中国电信中国电信 | 威象门业 | 优创策划设计机构 | 艾博不锈钢机械工程 | 缘翔美术培训中心 | 很强大到底多大啊啊啊 | 罗氏中国股份